鱼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竿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中日韩自贸协定第六轮谈判闭幕中韩联手对日提主张

发布时间:2021-01-20 08:21:33 阅读: 来源:鱼竿厂家

11月24-28日,为期五天的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FTA)第六轮工作谈判在日本东京闭幕。

中国商务部国际经贸关系司副司长孙元江、日本外务省经济局审议官佐藤达夫、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FTA交涉官金荣武分别作为各国首席代表参加谈判。

在此次谈判中,三方就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竞争、知识产权等广泛领域进行讨论。据日本经济产业省的最新消息称,中日韩第6回首席代表谈判,预定为明年1月中旬举行,具体地点尚未公布。

据早前韩联社消息称,从本次谈判开始,除了工作谈判之外,三方还另将举行首席代表谈判。首席代表将确定谈判的大框架,就争议事项寻求解决方案,提升谈判速度。

中日韩自贸区谈判自2012年11月启动,截止目前,共举行5轮谈判。

韩国媒体援引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消息称,此次谈判与以往不同,中韩将主导,尤其左右农水产品领域。韩方将以排除韩国敏感品种的模式要求日本减让,中方则会要求日方提高农水产品开发水平。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梁艳芬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中日韩FTA谈不拢的原因,仍是针对热点产品的关税减让情况、各自市场能够开放的程度等。

一般而言,自贸区协定的谈判无非就是上述问题,但是现实的政治、经济背景的因素也不可小觑。

11月10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韩国总统朴槿惠,共同确认中韩FTA结束实质性谈判。此后,商务部部长助理王受文在一次媒体吹风会上也表示,中韩FTA达成有助于中日韩自贸区取得进展。

对此,梁艳芬也指出,中韩谈拢,会有些公示的内容,可以有一定的参照性,至少解决了一半的问题。而且,也可以积极推动中日两国在新的松动领域的考量。

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钢也认为,中韩FTA取得实际性进展,也给日本施加了一定的压力。中国对日本、韩国对日本的相互利益诉求仍需再商榷,包括货物贸易的敏感产品,服务贸易领域的开放,给予的国民待遇以及市场准入原则的条件等,区别行业领域都有不一样的诉求。

商务部消息称,中韩自贸区谈判实现了“利益大体平衡、全面、高水平”的目标。但原日本银行驻华首席代表、现任日本佳能全球战略研究所研究主管瀨口清之却表示,中韩FTA的水平不算高,韩国保护农产品,中国保护汽车等行业,双方都较为保守,意义不太大。

他还表示,TPP(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谈判的进展将影响中日韩FTA谈判的进展,但目前日美关于TPP谈判并不顺利。在此背景下,日美关系没有以前那么好,对于中日韩三国关系而言,将有所好转。

对此,李钢也称,中国坚持中日韩FTA谈判,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牵制日本不要倒向美国,同时对TPP也是一个牵制,也便于日后亚太自贸区的建成。

关于中韩FTA的进程,王受文曾表示,中韩将于明年上半年正式签署协定。一切如愿的话,明年下半年则有可能正式生效。中韩进展顺利的背景下,中日韩FTA何时能够达成?

“中日韩FTA要达成协议,仍旧需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时间,需要大背景加大环境,得从谈判的动力、各自的出发点等来衡量。”梁艳芬对澎湃新闻表示。

瀨口清之对达成时间的看法较为理性。他称,中韩FTA已谈成,中日韩FTA过晚谈成则没有意义。因此谈判的时间与谈判水平之间的平衡很重要,若日本想要达到高水平的谈判要求,则谈判时间较长;若日本可接受低水平的谈判内容,即可缩短谈判时间。

李钢的看法则较为悲观。他直白地说,目前中日韩FTA还处于谈判进行时,尚未能看到完成时。中日韩FTA想谈成高水平的自贸水平,还是有一定的难度的。

中日韩FTA谈判将是一场持久战,如果中日在政治方面回不到互信的基础上,则很难在经济上再获得更大的突破。李钢称,在地缘政治和新经济时代下,日本在方向上的基本判断存在问题。FTA谈判越拖可能越对日本不利,日本可能搭不上中国经济增长的这辆班车。其个人认为,这不是技术性的问题,而是与政治议案和政治互信的推动有关。

于中日关系而言,瀨口清之表示,希望“政治”与“经济”分离。中日政府关系不好的话,对经济方面肯定存在负面影响,并期待中日关系可以慢慢改善。

相关阅读:巴黎协定或年内生效 60国批准占全球排放总量48%2016-09-222016里约奥运会中日男子体操团体PK:历史战绩分析2016-08-08日本驻华大使履新招待会:愿为中日合作全力以赴2016-06-17

我一点都不可口内购破解版

契约轮回

双彩网app官方版下载送22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