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鱼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人吃了严重或危及生命猪吃了或间接被人吸收

发布时间:2021-01-05 12:03:30 阅读: 来源:鱼竿厂家

人吃了,严重或危及生命 猪吃了,或间接被人吸收

佛山盐业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工业盐与食用盐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工业盐提炼的纯度不够,里面含有很多杂质,这些杂质有可能是亚硝酸盐,也有可能是重金属。“盐矿的地区和位置不同,含重金属的种类和数量也不同。”如果工业盐用作食用,则可能导致亚硝酸盐中毒或其他重金属超标中毒。   佛山中医院急诊科医师陈景利则表示,最严重的就是亚硝酸盐中毒。亚硝酸盐进入体内后能使体内携氧的低铁血红蛋白,变成高铁血红蛋白。高铁血红蛋白一遇到氧,就牢固地结合起来,不易分离。这样,人体的全身组织就会缺氧。一旦中毒,十几分钟就会发病,出现头晕、头胀、耳鸣、全身无力、手脚麻木、恶心呕吐、腹泻、呼吸困难等症状,严重时发生抽搐、昏迷,甚至危及生命。   记者了解到,今年5月1日颁布实施的最新版《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并未对盐类添加有明确规定。而记者随机联系了国内5家从事血粉生产的公司,也难统一说法:其中两家称血粉中不加任何盐类;还有两家称只加食用盐,不能加工业盐;也有一家公司称,血粉只有是做成饲料的,就可添加工业盐“没有危害”。   “肯定不能用工业盐的”,华南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杜冰分析,工业盐猪血流入食品市场的危害已不言而喻,但就算做成饲料,也存在安全隐患。“就像土地被污染了长出毒大米一样,猪、鱼等动物吃了工业盐饲料也可能将超标的重金属沉淀在肉里,而其比例和数量则难以确定。”   广东2002年10月修订的《广东省盐业管理条例》第三条就规定,畜牧、渔业和饲料生产用盐必须使用食盐,而非工业盐。本月初,肇庆四会、鼎湖两地在“三打两建”专项行动中还查处了用作饲料生产的工业盐。肇庆市盐业局执法人员指出,用工业盐加工饲料,有可能导致牲畜中毒,然后被人体吸收,产生间接中毒。   “这些虽不是直接危害,但都是重大食品安全隐患。”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副教授范志红认为,工业盐、工业三聚磷酸钠等辅料加入食品的风险目前尚难以预期,因为在现实中难以检测,也没有相关标准。“没出问题还好,一旦出现问题,就是大问题。”   利益链   收购商日处理猪血3000斤   记者调查发现,除收购佛山肉联厂的猪血外,陈老板在三水国宏屠宰场也有收购业务,这也得到佛山肉联厂厂长周学东的证实。周学东称,佛山肉联厂日均生猪屠宰量约有1000头,而三水国宏屠宰场的日均屠宰量约有800头。一般而言,每头猪能杀出3斤血,仅以佛山肉联厂屠宰量为例计算,这意味着陈老板每天收购处理的猪血约有3000斤,按照100斤桶装,能装30桶。而陈老板开出的价格是每桶(100斤桶)80元,“卖给你80元/桶已经很便宜了,我拉到广州是卖120元一桶呢”。这里且假设其全部按80元/桶卖出,陈老板每天总收入约2400元。   而周学东证实,陈老板从肉联厂收购猪血的价格为每头1元,也就是说,每天的材料成本约为1000元。另一块辅料是工业盐,根据市场价格,“白鹅牌”工业盐约550元/吨,(换成食用盐,价格约为1000元-1200元/吨)其他添加剂的价格与之相当。根据记者观察和爆料人反馈,陈老板每天大概总共用1袋(50kg)工业添加剂,一个月用1.5吨,能省个七八百元。   监管漏洞   检测意识淡靠商家自律   多方走访后记者发现,除了佛山肉联厂,佛山的其他肉联厂几乎都将猪血或牛血卖给采购商。而有业内人士和不愿具名的屠户向记者披露,猪血和牛血内添加工业盐的情况很普遍。   上游盐企:购买没门槛   首先是工业盐的流通上,“威极酱油门”事件已将其监管漏洞全盘暴露。佛山市盐业局有关人士称,他们联合有关部门经常对工业盐的经营企业进行检查,主要检查盐业销售的进出货单,试销售末端有依可查,检查用盐企业的阶段时间用量,检查工业盐的使用情况。“如果按照正常的生产情况下,工业盐的用量存在猛增或猛减,企业都必须提供证据说明原因,否则就可能存在问题。”   盐业公司与经销商的连接则依赖于合同,虽然在合同中会明令规定“本产品只适应工业用途,不能用于食品行业”,但很多盐业工业也表示,很难保证经销商不违规将其卖作食品原料。   就陈老板所用的“白鹅牌”工业盐为例,佛山就有多家经销商,而这些经销商均是化工企业。记者联系到南海大沥盐步一家经销商蜀成化工经营部,一位胡姓经理就介绍,“白鹅牌”工业盐很畅销,当前价格约为550元/吨。而当记者问及购买此盐是否需查看企业资质时,胡经理回应:“不用看任何材料,你要多少,下订单即可。”记者随后又直接提出,想用这盐来加工猪血或鸡鸭血,胡经理则称:“我也不知道能不能用,一般不建议用于食品加工,但你买了怎么用就是你的事了。”   记者随后又联系了多家工业盐经销商,发现购买均不存在障碍。   中游肉企:不当一回事   当工业盐来到肉联厂,再往猪血或牛血里添加时,监管同样面临尴尬。按照佛山肉联厂厂长周学东的理解,陈老板的猪血最终是加工成血粉饲料,添加工业盐无可厚非。他自己也承认,在“威极酱油门”事件出现之前,没足够重视工业盐的监管。   另一方面,陈老板并非肉联厂内人员,相关程序也不与肉联厂一致。记者暗访时就发现,每辆运输猪肉的车都会给保安提供一份检验检疫单,但运输工业盐猪血的车就直接开走。保安称:“我们管不着。”   周学东坦言,肉联厂的监管只能局限在肉联厂内。“我可以保证在肉联厂内卖给个人或商贩的都加食用盐,也可保证他们加工时清洁安全生产,但我保证不了那些加了工业盐的猪血出厂后一定不会流入市场,肉联厂也不可能24小时全程跟踪吧。”   下游市场:检测没标准   事实上,这种监管困境在下游市场更加严峻。一方面,如果陈老板全部将工业盐猪血加工成了蛋白血粉,但他卖出去后,仍然不能保证这些血粉真的做了饲料。另一方面,如果工业盐猪血直接进入了市场,则没有检测标准监督。据中南市场常务副总经理邝巨明介绍,现在对猪血只能像其他食品一样,检测其亚硝酸盐是否超标,检测不了重金属的问题。“而且,就算其亚硝酸盐不超标,也不能说明其猪血就没添加工业盐。”周学东也证实,对于猪血这种低端食品,本身市场就还没检测的意识,多数时候靠商家自律。“如果检测程序增加,成本和价格也得上升,消费者和贩卖者都接受不了。”   记者连日走访佛山境内多个市场发现,贩卖猪血的一些商家自己都不清楚里面是否加了工业盐,也不清楚来自哪家肉联厂。   搞不定毒猪血,我们应该脸红   站在工业盐猪血面前,我们如此尴尬谁也没法确认其具体的危害,只能强调其安全隐患。这足以代表当下中国整个食品安全的窘境。   相关检测缺失首当其冲。   2008年以来,国家连续发布5批《食品中可能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易滥用的食品添加剂名单》,涉及47种“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和22种“易滥用食品添加剂品种”,将近一半未提供检测方法。   “这意味着得只能靠企业自觉,而且即使添加了,我们也知道它有危害,但还是无从检测!这直接助长了非法添加。”广州公益律师廖建勋言辞恳切。   有关部门靠不住,消费者能靠自己吗?   很遗憾,自检困难重重,成本高昂。况且信息不对称,即使检测,也很难明确检测具体的内容或指标。   三鹿、双汇等事件后,免检制已经取消,但检测仍是以企业自检、送检为主。“检测的标准是什么,这个标准的制定,消费者毫无参与权的!”廖建勋将此冀望于消费者组织的发展,让消费者有话语权,具备市场监督的能力,参与到立法当中。   检测难,追责更难。   千万条法律法规管不了一个猪血,类似索赔前景很不明朗。“从近年来爆发的数波食品安全危机来看,成功索赔者罕见,三聚氰胺事件后的奶粉受害者家属索赔难即是一个例证。”除非造成重大损害,否则依据《食品安全法》,也就只能“假一赔十”。即使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既可向生产者追偿,也可向销售者追偿,但实际操作者,因为种种因素,导致索赔难于上青天。如果导致了严重后果,随着地方政府介入,维权路径实际不增反减。   如何管好食品安全,“参照农产品和药品的管理办法,一要实现产品质量的可追溯,二要对相关原产料的销售等必须有严格的资质验证。”民间打假第一人王海如是说。

神农架工业设计

阿勒泰产品设计

深圳产品设计公司

相关阅读